<ins id='bb68r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bb68r'><strong id='bb68r'></strong><small id='bb68r'></small><button id='bb68r'></button><li id='bb68r'><noscript id='bb68r'><big id='bb68r'></big><dt id='bb68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b68r'><table id='bb68r'><blockquote id='bb68r'><tbody id='bb68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b68r'></u><kbd id='bb68r'><kbd id='bb68r'></kbd></kbd>
      <span id='bb68r'></span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bb68r'><em id='bb68r'></em><td id='bb68r'><div id='bb68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b68r'><big id='bb68r'><big id='bb68r'></big><legend id='bb68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bb68r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bb68r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bb68r'><strong id='bb68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bb68r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bb68r'><div id='bb68r'><ins id='bb68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李師師隱居泰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_女人裸体艺术_女人全身赤裸裸艺术照

              燕青攔不住盧俊義,大哭一場。挨瞭軍棍之後,更是傷心不已。燕青是個有決斷的人,前思後想一夜,咬一咬牙,隻好舍梁山弟兄而去,隱姓埋名避禍。

              他悄悄收拾好細軟,誰也沒有告訴,就離開瞭軍營。不過,他沒有往別處去,卻直奔瞭京城。原來,他是要去與京城名妓李師師告別。燕青與李師師,年貌相當,情趣相投,真是一見鐘情。當年,燕青為瞭梁山泊一百多位兄弟招安的大事,英雄氣長兒女情短,硬著心阻止自己與李師師發展愛情。如今,自己要遠投他鄉埋名隱姓避禍,此一去,恐不能再次相見瞭。想到此,心如刀割。

              妓院是個過夜生活的所在,燕青到時,日已近午,除瞭幾個下人,妓女們還高臥不起。可是,李師師一聽燕青來到,也顧不得精心裝扮,趕緊起床穿衣,稍事梳洗,就把燕青迎進瞭臥室。

              燕青因為挨瞭軍棍,一動,棒傷就痛得皺眉。李師師心慧眼亮,一下子就看出瞭端倪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受傷瞭”她急切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……沒。”燕青還想隱忍不言。

              李師師不容分說,伸出纖纖細手,就解燕青的衣服。她一看,燕青脊背上棒傷狼藉,頓時清淚滿盈。

              燕青見隱瞞不住,隻好將原因說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特來向姐姐告辭。”燕青說,“此一去,山高路遠,今生恐不能謀面瞭,望姐姐多自珍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著,燕青也不免英雄氣短兒女情長,眼淚滾出眶外。兩個人不由自主地抱頭飲泣。為什麼哭也不敢出聲李師師是皇帝喜歡的妓女,怕被外人知曉,得罪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哭瞭多時,終於驚動瞭老鴇子。老鴇子過來,李師師卻不哭瞭,把前後經過對老鴇子說瞭,堅決地表示,要跟燕青一起走。這可把老鴇子嚇壞瞭。李師師走瞭,皇帝找人找不到,那可是塌天大禍。然而,李師師去意已決。這次,輪到老鴇子哭瞭。李師師她不敢得罪,得罪瞭,告禦狀她受不瞭。可是,李師師走瞭,她更受不瞭。老鴇子哭得悲悲切切。後來,還是燕青想出瞭一條萬全之計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燕青偷偷回到軍營,找到瞭神醫安道全。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安道全,向安道全求一劑藥。安道全對燕青他鄉避禍的想法大表贊同,告訴燕青,自己也很快就走瞭。他按燕青的要求,把藥配好。

              燕青帶著藥,回到妓院,就住在那裡養傷。皇帝來時,燕青就躲在與李師師交厚的妓女房中。皇帝走瞭,她再回到李師師的住處。十天後,棒傷已愈。這天早晨,老鴇兒突然放聲大哭,驚動瞭妓院中所有的人。嫖客與妓女都出來看,卻是皇帝寵愛的京城名妓,突然無疾而終,在睡夢中死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李師師的屍體躺在床上,還是那麼端莊漂亮,隻是面色蒼白,沒有瞭呼吸。

              妓院裡頓時上上下下哭成瞭一片。平素李師師並不恃寵驕橫,對人寬和,很有人緣。所以,大傢對她的去世,真心哀悼。

              老鴇子與龜奴,便準備喪事,同時,就托人向皇帝報信。皇帝得信,見心愛的女人猝然去世,自是半信半疑,便派瞭心腹太監過來吊喪,其實是現場查驗。太監查看瞭李師師一番,確實屍體發涼,沒有呼吸,脈息全無,就回去向皇帝匯報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邊,老鴇子讓龜奴買來棺材,將李師師入殮瞭。別看李師師平日聲名顯赫,但畢竟隻是個妓女。妓女死瞭,隻能草草收殮。所以,請瞭和尚道士草草念瞭三天經,超度亡靈之後,便扛著棺材去野外埋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代名妓,辭世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這一切都是假戲真唱。李師師吃瞭安道全的藥,躺在床上假死。太監仔細驗看,全無破綻。除瞭老鴇子和龜奴,別人全被蒙在鼓裡。入殮之後,夜深人靜時,老鴇子叫瞭龜奴和燕青,把棺材蓋兒又打開,把李師師搬出來。燕青嘴對嘴給李師師喂進去早已準備好的另一副藥,半個時辰,李師師就蘇醒過來。他們把棺材裡裝進一些別的雜物,燕青和李師師就躲藏起來,第二天,李師師女扮男裝,趁亂與燕青離開瞭妓院,出瞭京城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城外僻靜處,李師師脫掉男衣,換上燕青早準備好的衣服,變成瞭一位鄉下紳士的娘子。燕青去雇瞭一乘轎,告訴轎夫,要與娘子赴泰山進香。一行人曉行夜宿,趕奔泰山而去。路上,也遭遇瞭兩次強盜,都被燕青一頓棍棒盡皆打跑。這可使李師師大飽眼福。過去,她隻聞聽浪子燕青武藝高強,如今親眼目睹,才知道燕青名不虛傳。

              燕青與李師師到泰安,找瞭塊山清水秀的地方,安居下來。他們有的是金銀,不久就建成瞭一處大莊園,過起瞭安逸快活的日子,或遊山或玩水,或琴棋或書畫,郎才女貌,恩恩愛愛,比翼雙飛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避禍,燕青改姓顏,十年後才改回姓燕。泰山一帶許多姓燕的,都是燕青與李師師的後代。